《大江大河》

伴随着新年的到来,2018年的各种榜单也陆续出炉,而在豆瓣2018国产剧高分榜上,今晚即将在东方卫视收官的《大江大河》以8.8分位居榜首。从去年12月10日开播至今将近一个月,《大江大河》的话题存在感虽然不如以往“侯鸿亮制片、孔笙执导”系列作品(《琅琊榜》《欢乐颂》等),但近期基本看过这部剧的都说好。未成爆款,口碑已有。近几年正午阳光出品的电视剧,一般都贴上了“质量保证”,而《大江大河》的高分秘诀,说来也离不开为这部剧费尽心思的幕前幕后。

A 去“明星感”:为了角色,他们增重、瘦身、剪发……

《大江大河》是出品过《北平无战事》《欢乐颂》《琅琊榜》等爆款剧的正午阳光2018年的新作,由侯鸿亮担任制片人,孔笙和黄伟执导。剧集改编自阿耐小说《大江东去》,以改革开放为背景,讲述了1978年至1988年,改革开放的第一个十年里,国营经济、集体经济、个体经济的三个典型代表人物宋运辉(王凯饰)、雷东宝(杨烁饰)、杨巡(董子健饰)等人在变革浪潮中不断探索和突围的浮沉故事。作为非第一眼就能吸引人的题材,《大江大河》却以鲜活的人物角色抓住观众,让不少人入戏沉迷,对那个年代的人事物感同身受。导演孔笙曾在剧集开播前接受采访表示,在这部剧里,他们要尽力去掉王凯、杨烁等主角的“明星感”,让他们的形象更加贴近人物,而主角们为了角色也是很拼。

杨烁:看了三遍小说,增重将近20斤

杨烁在剧中饰演的雷东宝是一名复员军人,在作为小雷家副书记的时候,一心想带着村民发家致富,从承包到户到办砖厂、电线厂。表面看似憨厚,实则猴精,心地不坏,但常常败在鲁莽冲动。杨烁一共看了小说三遍,他说对于雷东宝最后的结局,还是觉得挺“冤枉”的。进组的第一天,导演就给他下了“任务”,六个字:“不要演 、要真诚。”而为了更加贴近角色,杨烁还主动提出了增肥,“我刚来的一个多月,增重了将近二十斤。”

剧中的雷东宝经历了“胖-瘦-又胖”的过程,中途消瘦是因为宋运萍的离开。杨烁认为,“体重大小会影响你的步伐、你的形态、你的行为,(所以通过增重)找到了对人物帮助的一些感觉。”甚至后期为了胖形象,他还在腹部绑上了胖袄,以及垫臀。

王凯:姐姐去世的戏,把心都哭出来

《大江大河》的王凯瘦削得让粉丝心疼,但不可否认,以这种面貌亮相的王凯,形象上更贴近剧里的宋运辉。王凯说接到这个角色的时候,人物形象已经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,“本身我也很瘦,所以跟我预期的没有相差太多。”当然,他也为角色再做了适当的瘦身。就比如第一集中,他在烈日下一遍又一遍地背《人民日报》消息时,他要呈现出宋运辉那种“骨瘦如柴、瘦弱、没有安全感、茫然不知所措、无助”的形象,“如果没有这种体态支撑的话,旁边的人也很难演得出来”。而饰演宋运萍的童瑶也表示,当时拍摄时,自己跑过去看到满头大汗的王凯,确实“相信了他是我的弟弟,很心疼”,眼泪也快止不住。

宋家姐弟的戏份是这部剧前半部分的一个重要看点。而对于这部剧,王凯最印象深刻的一场戏,也是姐姐去世的那场戏,自己在灵堂前的失控,“姐姐死的那场戏,完整拍了有六条,每条都快把心给哭出来了,从来都没觉得演一场戏这么累过。”

饰演老五的卜宇鑫说,这场戏拍摄前,导演跟他说,“你的任务就是拉住宋运辉”。他本以为是一场很轻松的戏,结果王凯的表现让他惊呆,“他演到这种情况,让我觉得好吃惊,我根本拉不住他,所以你知道他多么地爱她姐、恨雷东宝”。

董子健:抖着拍完烧假电器的戏

90后的董子健第一次拍电视剧,这次在剧中饰演杨巡,出场较晚,但人物很关键。虽然自己距离这个年代有点远,不过董子健表示60后的爸妈正好是经历了这段时期的人,所以从小也听说了不少与剧中人物类似的故事。初始,他给杨巡的定位是“拼搏的人、打不倒的人”,只要手段是合法的,他会不惜一切达到目的,但他演下去也发现“杨巡是一个非常多层次、非常复杂的人,他从一无所有干到非常大(的事业),这个人心中其实装了很多的东西。”

拍剧首体验,董子健称最难忘是杨巡拖着一只伤手烧假电器的戏份,因为同在电器市场的老王卖了假电器导致煤矿爆炸,杨巡坚决抵制假电器,“那火一直在烧,好热,我戴的那个肿的手,是假的,全化了,那个指头都断开了,但我又不能停,在那烫得不行,还是一定要把词说完。摄影师也很热,所有人都是抖着坚持完……”

第一次加入电视剧剧组,董子健也表示自己颇受大家的照顾,“比如有一场戏,可能我要拍三页纸,真的快赶上我一部电影的台词了,那个量非常大。有时很短的一场戏,走戏走一两个小时,这都是有的,现场大家都在想怎么把这个戏弄得更好,人物弄得更好,哪个表情更好。对于我来说,可能演戏的方式也是不同的。我觉得电影电视剧还是有些细微的差别。不一样的方式去抓住别人。”

童瑶:为宋运萍剪短了头发

童瑶饰演的宋家姐姐宋运萍,虽然不是三大主角之一,但“宋运萍的下线”却为《大江大河》贡献了一次流量话题。姐姐这个角色命运遭遇让人心疼,赚足了观众的眼泪。和童瑶是大学同学的杨烁曾说他对童瑶说过,“我从来不觉得你美,就像你从来不觉得我帅,但这部剧里,你真的很美”。

事实上,为了塑造宋运萍这个角色,童瑶在剧中的妆容特意用了比平常深色号的粉底,来打造一种接近人物的素颜感。她还透露自己在片场“从来不照镜子”,因为怕被固有形象束缚,“那个年代的人美而不自知,她的美是自然的,是气质上(的东西),是她的性格或者她待人接物让人觉得很舒服。人也比较简单,她笑就是笑,开心的笑、高兴的笑,没有夹杂其他很复杂的东西,情绪都很简单、直接、自然。”而在试宋运萍的中短发造型时,因为戴着假发出来的形象导演并不是很满意,童瑶也主动提出了剪短自己的长发。

《大江大河》讲述了改革开放的第一个十年里,国营经济、集体经济、个体经济的三个典型代表人物宋运辉(王凯饰)、雷东宝(杨烁饰)、杨巡(董子健饰)等人在变革浪潮中不断探索和突围的浮沉故事。

宋家姐弟的戏份是这部剧前半部分的一个重要看点,宋运辉的人物命运备受关注,而“宋运萍的下线”也为《大江大河》贡献了一次流量话题。

B 造“年代感”:原来“小雷家”是剧组自己建出来的

童瑶在《大江大河》的拍摄纪实说道,“这部戏我学到最多的是导演对于细节的把控,他不会把他的观念强加于你或者传递给你。但就是现场有哪些地方,觉得不够、不好的话,他会提醒。他首先要求我们的是真诚,这个戏碰到两个这么认真的导演,真的很不容易……”如何找准那个年代人物的感觉,童瑶也曾在采访中透露,导演的提醒和服化道到位帮了不少忙。从《琅琊榜》到《欢乐颂》,正午阳光团队对于细节的专注,一直有口皆碑。《大江大河》能够让观众真情实感地追起来,除了主演的不计付出、到位演绎,当然更有幕后团队的功劳。

细微之处保证了“整体不掉分”

拍摄《大江大河》的想法,在孔笙拍《温州一家人》的时候,侯鸿亮就曾和他提起,但因为版权问题,他们去年才终于“圆梦”。孔笙一直深信,“任何东西,你付出了情感、付出了努力,总有回报。”而对于这部尤为重视的《大江大河》,他们也付出了不一般的努力。先是组织主创观看相关纪录片找感觉,而后该剧的另一导演黄伟还专门买了很多当时那个年代的老照片,给编剧、服装道具做一些参考资料。

“拍什么要像什么”是他们的宗旨。例如剧中一场宋家四口一起吃饭的戏,本来道具拿来了鸭肉、红烧肉,但因为太不符合当时生活实际,被孔笙退掉。

剧中不少戏份启用了大量的群众演员,比如雷东宝每次提议时在场的村民。孔笙也表示,这些周边的群众演员发挥着极大作用,不是主角发挥得好就行,“不在意这个群众演员,一下整体就会掉分”,好在这部戏的群演都很有信念感很给力,演得十分生动真实。

甚至对演员说台词,导演也要他们有合适的状态和气势:“在改革开放初期,突然打开了国门,人们有一种特别的状态,很兴奋,说话都会提起劲儿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剧中雷东宝“小雷家”的这条线,还是以“顺拍”(按照剧情发展的时间顺序)来拍摄,可见剧组用心。孔笙说,“那里一开头是一个很穷的小山村,虽然环境很美,但非常穷;然后,它在一步步地变化,比如土坯房变砖房,所有东西不停地在变,美术布景就跟着不停地建。”

孔笙之前执导的《父母爱情》也是顺拍的,他认为,“顺拍的话,演员也会比较自然,从结婚拍到年老,他们有种过了一辈子的感觉”。

辗转多地取景,高峰期分拨开工

47集的《大江大河》,拍摄过程先后转战泾县、马鞍山、北京、南京、上海等近十地取景。剧集虽然是去年2月份开机,但早在此之前,美术团队从2017年10月就开始动工。不是在这些取景地简单摆上富有年代感的道具就行,这部戏在场景上的复杂程度也许你很难想象得到。以美术指导邵昌勇为首的370多人美术团队,高峰时同时分了几拨人马在马鞍山、冶山、宣城、泾县、南京各地开工。因为剧集分国营经济、集体经济、个体经济三条叙事线,所以综合下来所需的场景也比一般年代戏要多得多。

场景分散在各地,也是剧组想要为剧集故事角色找到最适合的场景。在冶山取景的主要是县招待所、县委县政府、新华书店;马鞍山的主场景是宋运辉进厂后的戏份;上了大学的宋运辉在小学兼职当辅导员,剧组为了这个小学找遍南京,最后找到一个感觉有点类似的中专学校进行了改造。

前期出镜多次的“宋家”,则是在泾县的一个村里面找到的,因为这个房子刚好离村子中心三四百米,正好符合剧中早期宋家因为成分不好,被周边人疏远的设定。但这个场景也少不了要改造,如灶台、堂屋、养兔的棚子等等都是美术组重新搭建的。

找不到合适场景,剧组就自己来建

“小雷家”找不到合适的场景,剧组干脆直接搭建一个。2017年11月,邵昌勇带领团队开始在安徽宣城泾县搭景,但因为一些客观原因又在2018年1月转战另一片河滩上的荒地。当时,想要拍出冬天感觉的孔笙提到必须要在2月开机,为了提早完成任务,把景建好,《大江大河》的美术班底一整个春节都没休息。他们在大约五、六万平方米的土地上重建出一个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村子。房子是自己建的,树是自己栽的,为了让村子有真正村落的气息,整个美术置景组还不惜挖了一条河。剧中雷东宝第一次邀请宋家姐弟到小雷家讲政策,途径进村的桥和树,就是邵昌勇他们搭的和栽的。除了小雷家,开篇宋运辉喂猪的场景也是新建的。从一砖一瓦,到喂猪的锅灶都是出自美术组的手笔。因为这个场景在山上,美术组还不得不修了一条路,方便摄制组出行拍摄。

而因为小雷家这条线采用了顺拍,还涉及到“翻景”,也让美术团队费了不少功夫。邵昌勇说他们从上世纪“70年代末”“80年代初”“80年代中期”再到“80年代末”,一遍遍给小雷家“翻景”,从整体氛围、房屋新旧程度、门窗式样都得变……光是大队部和雷东宝家的地面,就从泥地到铺砖再到铺水泥,翻了三次。但他也有遗憾,“如果时间充裕,还能更好”。(文/ 信息时报记者 蔡慕嘉)

首页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