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顾40年来的这些老物件 你还记得几个?

台海网12月26日讯 (海峡导报记者 黄丽彬)今年9月苹果新款手机12799元的定价,让不少人戏称瞬间梦回1987年,当年的大哥大售价也曾高达上万元一部,是当时“土豪”们的标配。但1987年的大哥大你真的了解吗?

改革开放40周年,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一些老物件不仅承载人们心中的记忆,也见证着衣食住行的巨大变迁。这个建设过程是祖辈、父辈,一代一代过渡和创建下来。

近日,导报记者采访了厦门闽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、厦门闽南吟社社长胡明宜,走近那些带着时光印记的“老物件”,从平常的生活用品、交通工具、通讯设备等回顾改革开放的故事。

煤油灯曾经照亮千家万户

形如葫芦,细腰大肚,灯头似张嘴蛤蟆,在厦门闽南文化研究会副会长、厦门闽南吟社社长胡明宜的家里,至今仍保存着这么一盏煤油灯。“中间有个可控制棉绳上升或者下降的转把,把棉绳升高,油灯愈亮,反之则愈暗。当然过高过低都是不适宜的,使用煤油灯时,要把棉绳调节至合适的高度。”胡明宜告诉导报记者,家用煤油灯有大有小,一般还有比图示更大的煤油灯。在电力不发达的情况下,老百姓普遍都在使用煤油灯,如今市面上已经鲜少存在卖煤油的店铺,但以前的食杂店都会专门售卖,当时的煤油价格一斤大致在一毛二到一毛五之间。

与煤油灯一样发挥照明作用的,还有蜡烛和菜油灯。但蜡烛一来比较贵,二来没有玻璃筒灯罩罩住,一旦有风吹来就会灭掉,菜油灯也是类似情况,相较于前两者来说,煤油灯火烛更加稳定。

说起小时候使用煤油灯的往事,胡明宜笑言,小时候在煤油灯下写作业,有时候犯困打盹,作业还没写完呢,前额头发烧了一把。

寻呼机别在腰间的传奇

棕红机身竖向,黄色字体的品牌Logo“MOTOROLABRAVO”至今字字清晰完整。这是胡明宜使用的第一台寻呼机。

1989年,因任职外资企业管理人员,当时公司给他配备的是美国进口的摩托罗拉。这台“call机”文字单排置顶,除了能够显示呼叫人的电话号码外,还能显示简短讯息。

胡明宜说,那会儿手机通话费用还比较高,大家常常都会选用寻呼机留言,再通过公共电话回拨进行沟通。于是也出现了很多让人忍俊不禁的小趣事。“比如说有人跑到公共电话给你传呼过去,几点几分去哪里一起吃个饭,等你真到了约定地点,才知道原来是被‘逗’了。”

后来随着通讯技术的进步,寻呼机盛极而衰,生命力维持了不到十年便退市离场。

现在再看这台寻呼机,胡明宜也会想到当年家里刚装程控电话的时候,仅安装费就要4400元,而且申请过程还比较繁琐。其父亲是在他之后安装的,费用就曾降至3000多元,现在安装费只需50元。通讯设备经历了飞跃发展。

胡明宜说,举自己来说,从“大砖头式”的大哥大,到“圆筒式”的诺基亚8800,再到“翻盖式”的摩托罗拉,手机体形越来越小,也越来越智能。“当年厦门的邮政通讯录还能查到私人电话号码,现在已经成了隐私。”胡明宜感叹道。

老粮票见证那个凭证供应的年代

胡明宜收藏着来自全国不同省市的粮票,北京、上海、安徽、辽宁、广东、河南、四川、黑龙江、陕西、江西等等,票面图案各异,面值不同,其中以20世纪60年代的一二市两居多。

他告诉导报记者,1966年,全国各地师生“大串联”,他们曾一行九人乘火车经停上海、南京后去北京。出发前拿着户粮证到粮食供应总店,凭外出证明条领取一个月定量24斤口粮的“全国粮票”,在清华大学遇到了来自各省市的“红卫兵”。当时因为觉得很有意思,但口粮有限,为了换得别省的粮票,胡明宜说,“每天都会少吃个一二两饭”。

胡明宜的收藏夹里还有1980年的工业品券,胡明宜当年买的第一台“华生牌”电风扇,就是集了很多张工业品券换购的,后来工作出差,在上海南京路第一百货再看到这种电风扇时,上海已经无需凭券购买了,于是他又入手了一台。“当时的风扇质量真是好,而且没有噪音。”胡明宜说,在上海购买的时候,曾让服务员把风扇摆在桌面上运行检测,“如果风扇中心圆点能保持在一点上没有偏离,那它就是正的。”

现在这两台电风扇都还完好地收藏在胡明宜的家里,仍然可以使用。每年国庆节的时候,胡明宜都会拿出来拆卸清洗,用缝纫机油擦拭。

侨汇券用掉一个,撕去一角

1979年侨汇券上的“糖”字也不是今日所写的模样,从胡明宜现存的券面看来,还有“建”字、“涤”字等等,都还带着当年的时代印记。

和方方正正的粮票、工业品券相比,侨汇券的票面设计似乎显得很有趣味。正面端看颇似动画角色大耳朵胡图图,中间标明名目、数额、有效期,左右两侧像两只有着“动耳神功”的招风耳,各自挂着5小张写着“0.1份”的物资凭券,用掉一个,撕去一角。

胡明宜还有一组19720年从白砂回厦门的交通票据。从白砂到龙岩的票价是1.75元、龙岩至漳州3.55元、漳州到厦门1.40元。如果加之当时在龙岩汽车总站对面桥头小旅社一晚仅0.60元的住宿费和小件行李寄存费0.03元,总计才7.33元,还不及当今市内出租车的起步价。胡明宜说,这些票据原来是要作为向招工单位报销用的,后因故留存下来,至今成了“文物”。

他告诉导报记者,当年的三段车程全程是两天时间。现在高速公路从厦门可直达白砂,全程只需2个半钟头,他很感慨我们国家交通建设的飞跃发展。

首页社会